微信讀書,如何一步步讓我遠離Kindle?微信讀書的羊毛,你薅到了嗎?

免費試用30天Kindle unlimited 電子書包月服務:https://amzn.to/2l0Pnl1

免費試聽30天Amazon Audible有聲讀物:https://amzn.to/2mysTZe

喜歡聽浪漫愛情故事?免費試聽Audible Escape一個月:https://amzn.to/2lE3Qnf

喜歡在線聽音樂嗎?免費試聽Amazon music Unlimited 一個月:https://amzn.to/2LAV03Z

三個月前,開始有意識地提高自己的讀書頻率,從法國養成用Kindle看書的習慣,一直延續到了現在。可是慢慢就會發現,有兩個問題比較尷尬:

第一呢,對於專業類書籍,Kindle的價格相對紙質書來講,沒有明顯的價格優勢。

第二呢,貴也無法保證你想看的都有。

剛好那段時間zero總發微信讀書薅羊毛的鏈接給我,什麼“組隊抽取無限卡”“點贊獲得無限卡”、“好友送你一本書”,忽略好久之後,隨手點開一張,就默默地從小程序被引流到下載微信讀書APP,從這個鏈路上看,好友關係拉新總體上是奏效的。

在互相分享無限卡時發現,即使不是老帶新,老用戶之間的分享也有同樣的效用,對於臉皮薄的人,這波騷操作瞬間讓我好感度提升,無限卡也正式成為了“無限”獲得的卡。

再回頭看看微信讀書的定位,與微信一脈相承的社交基因,“微信讀書,讓閱讀不再孤單”。

這個定位其實很有意思,因為讀書向來都被劃為適合一個人做的事情,從社交的角度切入,未必符合所有人的訴求。之前有個朋友說,分享歌單就像是分享QQ密碼一樣的私密的存在,對於書單,改天我得問問他的意見。

那麼微信讀書是怎麼讓用戶感受到讀書這件事不孤單呢?隨便聊聊吧~

朋友社交

背靠微信朋友關係網,微信讀書擴寬了產品的生命寬度,幾乎從微信讀書的每一個層級與界面都可以無縫跳轉微信。

無限卡:地主家的無限卡,除了拉新外,還承載了活躍與喚回的使命,被分享者點贊,雙方同獲無限卡,互惠互利。點贊送書,何樂而不為?

插播一個有意思的事,無限卡的免費範圍為出版書籍,出版書籍重利潤區不在線上,所以打包價購買版權基本上使得作者、出版方、app端達到一個利益平衡,相反網絡小說即使是無限卡也僅8折優惠,盈利模式重線上不言而喻。後面也會講到,這樣有傾向性的無限卡的設定,與用戶人群、產品定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好友在讀:不是主動窺探好友的讀書列表,而在首頁就可以看到朋友的在讀,通過好友的讀書列表擴充自己的讀書清單,這個功能與我而言是蠻有用的,zero的讀書速度堪稱坐了火箭,他看過並且打了高分的書一般可以省掉我挑書的時間。

不過,也有尷尬的一面,比如偶爾想看個娛樂大眾的小說心裡就產生了無形的壓力,是不是不太嚴肅呢?是不是該設置私密閱讀?巴拉巴拉,耗費無謂的精力。

閱讀時長排行榜:這一點設計符合人性,攀比心理,但是否人性化我保留意見。

不同的人讀書時長、讀書方式的標準是不一致的。微信運動用排行,大多數人吃這一套,為什麼呢?運動的審視標準比較純粹,步數多被朋友定義為運動達人,步數少的大不了當個陽光宅男,不會引申到個人價值觀或者更深層面的評價,不痛不癢又好玩,大家自然喜歡。

而讀書排行,時間長,這個人好閒呀,一天什麼都不干只讀書嗎? (好神奇,大家寧願相信他去夜跑也不相信這個人夜讀了);

時間短,5分鐘看的什麼書呀,真沒耐心。

當一個本意純粹的評價體係被賦予了其他意義,原本的樂趣相形之下就黯淡許多。

單向關注體系:同微博一般,你follow了一個大v就可以獲得他的動態,相對單向關注體系的是雙向關注,例如微信,對方同意加你好友你才可以獲得對方的動態。在微信讀書這種互動頻率很低的場景,一般朋友關注了我,我就得回關,有點麻煩。

以上這些針對好友關係的功能,仔細想想讓你感覺到不孤單了嗎?

陌生人社交

延續漂流瓶的概念,與你同讀一本書的人會看到你的讀書筆記,從同讀一本書到點開筆記最終因為點贊產生交集,這種小概率認可帶來的驚喜對我而言就是微信讀書的Aha moment。

不知道體驗過微信讀書的你,有沒有屬於自己的Aha moment?

連接開放平台

除了社交方面的精心佈局,微信讀書同時也是一款連動微信開放平台、以個性化推薦為內核的產品。

佈局微信公眾平台:“故事”模塊與企鵝號、公眾號內容互通,延伸流量界限。

使用微信讀書打開公眾號,微信讀書會自動保存該公眾號作為文集與你書架中其他出版讀物放在一起,方便系統瀏覽(我果斷收藏了自己的公眾號文集)。

除此之外,微信讀書也會根據你在微信中的閱讀喜好(甚至是你的聊天記錄)向你推薦感興趣的文章,這一點與“看一看”中被忽略的“精選”頻道套路一致。從連接這個角度看,渠道的拓展無疑又賦予了公眾號新的流量生機。

書單推薦:與網易云音樂歌單推薦有相同的初衷,希望通過UGC的方式打包推薦給用戶感興趣的書籍。

對於書單功能,首先入口隱藏太深,在“我”最底部,不利於傳播。

其次書架對於讀者自身而言,與書單有著相似的作用,而對於分享者,除非有分享的契機,一般很少有人主動把自己看過的書整理成書單分享出來。

在某一個特定的場景,比如下雨天,我可能想听一聽杰倫失戀的老歌,一首歌最多只有5分鐘,但當下我非常期待有這樣一個歌單來滿足我希望保持心情一致性的訴求,於是找到了“有一種青春是周杰倫”收藏、播放、循環。

再來看讀書,即使雨下一周,我也未必能看完一本書,相比聽歌,看書是一件用戶成本相對較高的事情,這也決定了歌單有被創造、傳播、認同的輕量場景,而書單,組合拳不如分類來的直接。

不過,雖然使用與創造成本很高,來自書單的驚喜感,卻是分類不能替代的。

排行+推薦雙管齊下

在微信讀書中你可以看到各種榜單,甚至在最新版本,微信讀書特別把榜單打造為最左側的固定頻道,呼應上一篇《讀書筆記|推薦系統實踐》中提到的, “熱門”是非常適合推薦冷啟動的方式,以榜單的形式推薦大多數人感興趣的書籍對趨近於產品用戶畫像的人群也是一個高概率的推薦行為。

最愛的筆記

微信讀書的筆記是我使用過的非常流暢的功能之一。劃線從需求的本質來看是從整段文字中標記出你覺得精闢的短短一句或幾句話,微信讀書會先幫你選中手指按壓的部分,然後再延伸,而QQ閱讀和掌閱會直接幫你選中整段,兩種不同的操作方式,與我而言,前者更符合劃線短小精悍的特點,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內容之戰

說了那麼多微信讀書的特點,褒貶各半,那又是什麼促使我從沉默用戶變成活躍用戶的呢?

這裡就不得不提對閱讀器而言生死攸關的“內容”了。

與音樂APP一樣,網易云音樂在版權之爭中敗北,讓無數粉絲心涼涼,在失去杰倫歌曲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偶爾還是會使用網易電台隨機播放,可沒有就是沒有,情懷再美,依然解決不了用戶的核心訴求。過渡期後,網易云變成了捨不得刪卻也不再打開的存在。

而微信讀書就是扣準了內容這個主題,主打品質讀書路線,將出版書籍一網打盡,相比用戶量排行前三的掌閱、QQ閱讀、咪咕閱讀,微信讀書使用無限卡幾乎可以掃蕩所有的出版書籍,並且將一般閱讀器花里胡哨的首頁做了極大的減法,言情、武俠小說在定位上也進行了弱化,深得朕意!

從數據看微信讀書

既然內容精緻,體驗流暢,為什麼微信讀書沒有爆發式增長?

微信讀書誕生於15年8月,據易觀從2016年1月到今年初的數據統計,微信讀書在17年10月正式進入上升期,到今年年初實現了近3倍的用戶量增長,但縱觀整個移動閱讀市場,行業獨占率僅2.1% ,距離霸主掌閱16.5%仍有較大的差距。

誠然掌閱、QQ閱讀先入場對微信讀書是一件極大的挑戰,但目標人群對閱讀軟件體量也非常重要,這決定了你要分多大的一個蛋糕。易觀數據表明,移動閱讀用戶畫像以年輕男性居多,讀者年輕化,本科佔比超六成。男生最愛武俠仙俠,女生最愛古代言情。

顯然,單從無限卡來看,微信讀書的內容定位與迎合大眾是不一致的,所以當前這份成績單對於微信讀書而言究竟是好是壞,很難以統一的標準評判。

後記

移動閱讀正版化的進程仍在繼續,微信讀書究竟還能扛住多久的流水無限卡還未可知,不過一旦用戶習慣了無限卡的補給,而後的發展可能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像瑞幸,用戶買不買全憑有沒有優惠券,另一種,當然也是微信讀書期待的,培養用戶付費習慣。

我自詡不是羊毛黨,不過一旦微信讀書風向改變,回歸kindle似乎也是時間的問題。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到一種我個人一定會付費的場景,當Kindle從蘋果模式轉型盒子模式,做移動閱讀分發市場,軟件的容量加硬件的體驗,會不會離用戶的錢包更近一些呢?

非常規用戶體驗報告,隨便聊聊,謝謝閱讀~

本文標題:《微信讀書,如何一步步讓我遠離Kindle?微信讀書的羊毛,你薅到了嗎?》,本文鏈接:http://www.yunjialeguanwang.com/archives/5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