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茶館 每週一書】《錯不在我》我們是如何為自己找藉口的

自降臨人世的那一天起,我們每個人便擁有了自我辯護的衝動,我們會為自己那些具有傷害性的、不道德和愚蠢的行為推卸責任。當然,大多數人做出的決策,可能永遠也不會影響到成千上萬人的生死命運。無論我們所犯錯誤的後果,是微不足道還是悲劇性的,影響甚微還是波及全民的,大多數人都會發現:要講出“我錯了,我犯下了可怕的錯誤”這句話,即便不能說絕不可能,也是相當困難的。一個人在情感、金錢和道義方面所冒的風險越高,講出這句話的難度就會越大。

不僅如此,大多數人在面對所犯錯誤的證據時,不僅不會改變自己的觀點或行為方式,反而會頑固地對其加以辯護。我們之所以能夠適應不愉快的人際關係或者孑然一身,是因為畢竟已經這樣生活了相當長的時間。我們可以在很長時間裡保持著一種麻木的工作方式,是因為我們會尋找各種理由為此辯護,而且無法對放棄這種工作方式的好處進行清晰的評估。

自我辯護與撒謊或者辯解不同。顯然,人們會通過撒謊或者編造荒誕的故事來平息愛人、父母以及雇主的憤怒,避免受到指控或者被投進監獄,保住自己的工作或權位。但是,一個罪犯為了讓公眾相信“事情並非如此”所講出的話(“我沒有對那位女士進行性侵犯”、“我不是一個騙子”),與他說服自己相信“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之間,存在著很大的差異。在前一種情境中,他在撒謊並且清楚地知道撒謊是為了保全自己。在後一種情境中,他是在自欺欺人。這也是自我辯護比顯而易見的謊言具有更大的威力和欺騙性的原因,它會讓人們確信自己已經盡力了。

自我辯護不僅會令我們的錯誤和糟糕決策看起來無足輕重;而且也是讓那些偽君子們的行為人盡皆知的原因。它會將我們與他人的道德失誤區別開來,並且混淆我們的行為和道德信念之間的不同。我們每個人都會劃出自己的道德底線,並對其加以辯護。在有意識地撒謊去欺騙他人和無意識地自我辯護以欺騙自己之間,存在著一個令人著迷的灰色地帶,這個地帶是由記憶這個不可靠的、自利的歷史記錄者來掌控的。記憶往往會受到自我助長偏見的整飾與影響,這種偏見會使得過往事件的邊緣變得模糊,讓罪過變輕,令真實發生的一切出現扭曲。

當研究者們詢問丈夫和妻子他們分別承擔了多大比重的家務時,妻子們會說,“你在開玩笑吧?我幾乎承擔了所有的家務,至少是90%。”丈夫們則會說:“實際上,我做得很多,大約在40% 左右。”儘管不同的夫妻說出的具體數字不同,但其總和都會較大幅度地超過100%。這會誘使人們推斷這些夫妻中至少有一人在撒謊,更有可能的是,每個人都按照對自己有利的方式進行回憶。

隨著時間的推移,記憶會出現自利性扭曲,我們會忘記或者歪曲以往發生的事件,此時​​我們可能會開始相信自己的謊言。我們知道自己曾經做錯過一些事情,但漸漸地我們會開始認為那並非全是自己的錯誤,畢竟當時的情況是複雜的。我們開始低估並推脫自己的責任,直到原本巨大的責任變得渺小。

自我辯護也存在著成本與收益,就其自身而言,它未必是一件壞事——它能夠保證我們在夜里安睡。離開了它,我們會讓難以忍受的困窘持續下去。由於沒有選擇特定的道路,或者所選擇的道路非常糟糕,我們會感到遺憾並因此備受折磨。我們會在事後因為自己所做出的幾乎所有的選擇而感到苦惱萬分:我們是否做對了那件事情?是否選對了自己的另一半?房子是否買得合適?挑選的汽車是否最好?是否選對了職業?然而,不經意間的自我辯護就像流沙,會將我們拖向更深的深淵。它會制約我們發現自身錯誤的能力,更不必說去糾正錯誤。它會對現實加以歪曲,妨礙我們獲取所需要的信息以及對問題進行清晰評估的能力。它會加深愛人、朋友以及民族之間的裂痕;它會阻止我們放棄不健康的習慣;它會容忍罪犯對他們的行為逃避責任;它會導致許多專家堅持那些可能對公眾造成危害的錯誤看法和做法。

生活中,沒有人能夠做到不犯錯誤。人皆有過,但在犯了錯誤之後,一個人既可以掩蓋錯誤,也可以承認錯誤。人們一直接受這樣的教導:我們應當從自己的錯誤中學習,但假如不能做到首先承認自己犯過錯誤,我們又怎能從中學習呢?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就必須認清自我辯護的誘惑。下一章將要討論的是認知失調,這是一種與自我辯護的產生密切關聯的心理機制,它維護著人們的自信、自尊以及社會認同。在隨後的幾章裡,會詳細分析自我辯護的一些最具危害性的後果:它如何加重偏見和貪腐,如何扭曲記憶,如何把專家的自信變為傲慢,如何產生並維繫著不公正,如何將愛隱藏起來,如何造成仇恨和裂痕,等等。

本書能夠帶給讀者的好消息是:通過認識這種機制如何發揮作用,人們可以打破這種聯繫。為此,在最後一章我們會退一步來思考問題,發現那些個體的、人際的以及社會的應對措施。搞清楚這種機制,是找到改變和挽回策略的第一步,也正是我們寫作本書的原因。

注:上文節選自本書引言。

 

 

當事情陷入僵局的時候,人們為什麼只想逃避責任,甚至不自覺地說謊?為什麼公眾人物外遇,罪證確鑿時,當場抵死不認,卻在隔天的道歉聲明中卻說:“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為什麼我們總是看到他人的虛偽,而不去反顧自身? 《錯不在我》告訴我們:這是我們的自我辯護心理在發生作用,當錯誤發生時,我們總會下意識地將錯誤推卸到他人身上,或找一些客觀原因,完全不認為這是自己的錯。這樣的心理你我都有,無論你是總統還是普通人。

不假思索的自我辯護就像流沙一樣,會讓我們越陷越深。它阻礙我們看見自己犯錯,更何況改正錯誤;它扭曲現實,讓我們無法獲得評估局勢所需的信息;它使得愛人、朋友及國家間的嫌隙加深;它讓我們無法擺脫壞習慣;它讓罪犯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它讓許多專家無法改變過時的觀念和做法,而對公眾造成傷害。要想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就要避免掉入自我辯護的陷阱。

前往亞馬遜購買